彧祁同学总是提不起劲

日安、这里彧祁。

世界中心是秋瀨或和羅馬尼·阿基曼 極度過激派💥

ES/偶像梦幻祭|真白友也沉迷中💕兔团❤️
也喜欢日日树涉、朔间零和
羽风薰前辈🎶吃涉友

FGO|旧剑、幼吉尔❤️吃周迦周

全職高手|喻文州溺愛💕吃所有喻相關
主喻黃、王喻、周喻
all葉主傘修 特別說明的不逆。

阿松|❤原色松+末子❤
主十四松 我的心❤
oso右only/但能吃下oso1/14114(→141

HP|❤哈德❤拒绝对家
蛇院好极/喜歡黃金三人組

【哈德/HD】Be With You


①CP為哈德,戰後。(會有許多戰時的描寫,回憶殺也會有很多。
②各種我流私設堆砌、Draco失明狀態。Draco是Malfoy家最後一人。
③OOC會有(更新時間不定、作者高三實在不能保證時間(哭
以上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閱讀。

一、

Draco Malfoy失明了。
在最後的戰役中,苟延殘喘的食死徒向他扔了一記又準有狠的刀割咒,奪去了這個僅存的鉑金貴族餘下生命中的光明。
咒語給他留下了一到從左眼角橫亙到右眼角的可怖傷疤。Harry的快速癒合咒只堪堪止住了血——這個咒語上所附加的黑魔法詛咒,只憑Harry的治癒咒語根本無法消除。而戰時不斷下降的醫療水平也沒能抹去咒語本身留下的疤痕,也沒能阻止詛咒以不可阻擋之勢奪去了Draco的視力。
Draco在被告知視力沒有恢復的可能性之後冷靜異常。他沒有質疑沒有反抗,沒有歇斯底里沒有崩潰大哭——他甚至還微微笑了一下、用幾乎只剩下氣聲的音量對護士小姐說了一句:“知道了。”,便轉頭看向窗外。
——哦,大概只能說他轉向了那個方向。
護士小姐顯然沒有預料到Draco的反應,她迟疑了一下、但沒有再說什麼,朝著一直現在門邊的Harry點了點頭,便走出了病房。
Harry當然知道為什麼Draco會反應如此平淡、救世主扯了扯嘴角,試圖扯出一個笑容,但他失敗了。Harry覺得這種時候還堅持著真是蠢爆了——當然、當然,貴族的傲骨怎麼可能會允許他自己在別人面前露出脆弱的模樣?Harry不自在的再次扯動嘴角。真是可悲到極點了,這些所謂的貴族。
他不說話,只是站在那裏,抱著雙臂,靜靜的看著Draco。
光鑽入Draco的髮隙,融入金色的髮絲中,折射出一層朦朧的光暈。只套了一件白襯衫的青年看起來有些單薄,襯衫映著他的膚色更顯蒼白,讓他看起來像是隨時都會融化在這似乎有些過於強烈的晨光中。
——Draco毫無徵兆地哭了起來。眼淚大顆大顆地從他蒼白的臉頰上滑過,留下一道道的水痕。他仍面朝窗外,看不清楚他的表情,Harry還是從他一抖一抖的肩膀上斷定他在哭的。Draco無聲的流著淚,任憑眼淚落下打濕潔白的被褥。Harry有些措手不及,但他想他知道Draco為什麽哭——但他對此毫無辦法:戰爭奪去了他引以為傲的父母、毀了他的家、還搶走了他的視力。
太糟糕了不是嗎。Harry在心裏暗暗嘆了口氣:哭得越響好得越快,這要是一聲不吭,那就完了。他揉了揉眉心,雖然並未想過Draco會很快從陰影中走出,但這種局面是他始料未及的。他顯然沒有注意到Harry也在病房內(不然他肯定不會哭),而Harry如果貿然上前相勸,肯定會被記恨一輩子;而推門離去更不可取,簡直就是承認了房間裏還有其他人的存在。Harry只好選擇繼續站著,想要找一個合適的機會為自己開脫。
他使勁的盯著Draco,病床上孤傲的身影似乎和自己記憶中的不謀而合。哭泣的Malfoy少爺、朦朧的光……倒有點像那天。Harry恍惚地想。
  
◆◆◆

戰時。
Harry在沒有任務時會偷偷溜出去,跑到麻瓜的酒吧裏宣洩一下負面能量。戰爭帶來的痛苦迷茫太多,而他又有太大的壓力需要排遣(沒人可以在被戴上救世主的帽子後泰然自若)。至於為什麼選擇麻瓜酒吧,一是因為他們的酒味道真的不錯,二則是那裏不會有人認得他,就連食死徒都不會想著到這種地方找他的麻煩。他可以輕易尋得一個無人叨擾的角落,靜靜聽著酒吧裏人們的笑聲、尖叫,以及那無處不在的、變化莫測的電子音樂。就好像與世隔絕。
那是一個和往常一樣的夜晚。
Harry坐在吧檯的角落裏,啜引著手中的威士忌。DJ切換了一首旋律激昂的德國舞曲,人們在音樂的煽動下更加大聲地談笑。
就那麽偶然的,Harry抬了一下眼睛。那完全是無意識的舉動,因為他剛剛從呆滯狀態回過神來。
他的眼角掠過一抹熟悉的金色。Harry緩緩放下手中的酒杯,他不可置信地眯起眼睛,試圖使那在酒精作用下有些模糊的視線變的清楚一些。他盯著那個烙在他視網膜上的金色斑點,就像在魁地奇比賽中盯住金探子一樣——哦Merlin,那是Draco Malfoy?——他為什麼會來這裏?(Harry很快就放棄了思考這個問題)。金髮的Slytherin坐在吧臺的燈光下,低著頭,看不清楚他在做什麽。他的面前只放著一大杯冰塊快要融化完了的啤酒,而他似乎也沒有舉起杯子喝一口的意思。
鬼使神差的,Harry在身邊人群的掩護下換了個位置。他那該死的Gryffindor式好奇心在這該死的檔口該死的發揮了作用——他发誓他只是想看看他的宿敵Draco Malfoy究竟在做什麽。
這只是好奇而已!Harry安慰自己,看看敵人在做什麽也沒有任何不對的地方。
他小心翼翼的跟Draco隔著幾個位置坐下,用喝酒的動作掩蓋他向Draco那邊飄去的眼神,全然無視了酒保看著他已經空了的酒杯時復雜的表情。
哦我的天吶等等、等等。Harry瞪大了眼睛。我的Merlin啊,我看到了什麽?……Malfoy在哭?
Harry不知道自己在懷疑什麼,也許他潛意識裏認為那個不可一世的鉑金貴族小少爺根本就沒有眼淚?而更讓他震驚並且不知所措的是,他的身體竟然先於他的意識做出了行動。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和Draco交談了。

——————
大概就先到這裏(好久沒有寫過東西了真是手超級生啊((((哭
想看這兩個人談傻逼兮兮膩膩歪歪的戀愛——(大哭
順便這裏的Draco視力真的沒有恢復的可能性。但是我會好好的給他一個交代的!!!!!!
實在是太困了如果有錯字請盡情地鞭打我_(:з」∠)_(不要留情(幹嘛
高三了真的好忙(說完了嗎

评论(1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