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祁同学总是提不起劲

日安、这里彧祁。

世界中心是秋瀨或和羅馬尼·阿基曼 極度過激派💥

ES/偶像梦幻祭|真白友也沉迷中💕兔团❤️
也喜欢日日树涉、朔间零和
羽风薰前辈🎶吃涉友

FGO|旧剑、幼吉尔❤️吃周迦周

全職高手|喻文州溺愛💕吃所有喻相關
主喻黃、王喻、周喻
all葉主傘修 特別說明的不逆。

阿松|❤原色松+末子❤
主十四松 我的心❤
oso右only/但能吃下oso1/14114(→141

HP|❤哈德❤拒绝对家
蛇院好极/喜歡黃金三人組

【哈德/HD】Be With You

二、

這是他們相識八年來首次心平氣和地談話——如果能無視Slytherin毒蛇不斷噴濺的毒液的話。Draco幾乎是在看到他的一瞬間就收了淚切換到了毒舌少爺模式,速度之快不禁讓Harry都開始懷疑他剛剛看到的究竟是不是真的Draco了。
可至少我們沒有打起來。Harry偷偷地想。其實“沒打起來”這四個字並不能成為他們滾上床的理由,因為它們雖然很難得但總歸沒什麼份量。
那又要如何解釋這荒誕不經的事實呢?想想吧,兩個人從一開始就互相仇視,每次交流都不歡而散,六年來劍拔弩張從未停歇的少年,竟然在某一天夜晚齊心協力地把路邊旅館的床單給弄皺了——Merlin都要嚇得活過來了吧?
可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哦Merlin原諒Harry可憐的腦袋瓜真的想不出其他的什麽理由了。難道能說是因為金髮的slytherin在酒吧用令人討厭的貴族腔調說謝謝?(可這只是因為之前Harry鬼迷心竅地給Draco擋下了一個惡咒);還是說因為他試圖用傲慢的態度掩蓋他泫然慾泣的眼神?(可他的心思都寫在臉上了啊?Harry疑惑地想);也許有可能是因為吧檯上那幾乎要將他融解的燈光顯得他格外的脆弱?(如果能除去那不斷噴射的毒液的話這點倒是最有可能性的)。
最後Harry認命似的猜想,也許在戰爭時期,人們總是需要很多很多的安慰去填補內心的空洞吧。——如果跟死對頭上床能算是安慰的話。
哦總之他們莫名其妙的上了床,莫名其妙的成為了對方的床伴;他們甚至約好每週見一次面,瞞著所有的人;約好不使用魔法,以免被探測出魔法蹤跡。然後就憑藉著酒精和其他什麼東西的力量上床,事後黏在一起漫無邊際地說著同樣漫無邊際的話。
Harry記得他那時候總喜歡把Draco抱在懷裏,一手環住青年細瘦的腰,另一手輕輕撥弄他柔軟的髪。雖然Draco總免不了掙扎鬧騰一番,但在Harry撫弄他的頭髮時還是會乖乖的安靜下來。Draco的頭髮順滑服帖,從指尖滑落的觸感簡直好到讓人上癮——只一次,Harry就完全迷上了這樣的感覺。
他們經常靠在一起聊天,聊所有年輕人會感興趣的話題;他們一起回憶剛剛相識時的糗事,Harry記得那時Draco紅著臉給了他結實的一拳;他們也喜歡展望展望未來,比方說戰爭結束後要做怎麽樣的人,從事什麼職業,Draco還說想去環遊世界,擁有一棟靠海的小屋,如果可能的話還想和自己愛的人一起在海浪拍打礁岩的聲音中醒來。
Harry記得Draco總說作為食死徒的自己不可能實現願望,但在這時Draco眼中卻總會閃爍著渴求的光;Draco也總不滿于Harry在說到未來時的心不在焉和毫無規劃,就好像Harry不明白未來的意義一樣。
但是在這時他們會非常默契的不提戰爭不提與他們形影不離的死亡,暫時拋卻所有的黑暗,像每一個同齡人一樣雙眼發光地幻想著自己的方向。
這時他們總會非常的默契——默契到,在這扇門內,他們總是無話不談;默契到,出了這扇門,他們永遠彼此敵對。
但是——但是,想要試圖拯救他。
這個念頭隨著Draco那個總會不經意間流露出的、脆弱的、求救一般的眼神一起,在Harry心中佔據了越來越大的地方。
所以在Draco拒絕了Harry加入鳳凰社的提議時,Harry不得不承認,他還真的蠻吃驚的。
但是,還有機會。
是了,就是這樣,我只是缺少一個契機。Harry想,他總有一天會站到我們這邊。
他對這件事深信不疑,比對Ron喜歡Hermione這件事的信任度還要多上一些。
至於是為什麽,黑髮的救世主覺得,可能是因為鉑金色髮的Slytherin從來不用眼睛撒謊的緣故吧。

◆◆◆◆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機會來的時候,總是伴隨著措手不及、難以想象和招架不住。
可是這也有點太……
“無法想象……”Harry無意識地嘟囔著。他呆若木雞地看著躺在地下室骯髒的地板上、雙眼大睜、一臉不可置信的Malfoy夫婦的……屍體。跟著Harry進入地下室的傲羅們同樣無一例外地呆住了,因為眼前的事實實在是……匪夷所思。
如今Voldemort已死,殘餘的食死徒日益式微如散沙一盤,能抱團的更是少之又少,在這樣的情況下起內訌無異於自殺,又會有誰在清楚現狀的情況下這樣做呢?
哦Merlin……Malfoy夫婦,死在了一個食死徒據點的地下室?Harry的大腦一時無法處理這過大的信息量,倒是第一時間浮現出了Draco的臉。他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可是這個機會對Draco來講過於殘忍,對死去的Malfoy夫婦又太過不敬——至少Narcissa救過自己。
哦Merlin這個玩笑開的太大了——他總是和父母一起行動的——那他現在怎麽樣了?!Harry慌慌張張地繞開地面上亂七八糟的雜物、推開地下室低矮的天花板上垂下的破布和各種植物的藤蔓、最後、映入眼簾的是靠在牆上低著頭,一動不動的Draco Malfoy。
Harry感覺自己的血液一瞬間涼了下來。
他止不住地顫抖,一步一步艱難地向金髮的Slytherin挪動。Harry想起了許多許多東西。想起了還在Hogwarts時Draco不可一世的討厭樣子;想起了那雙時不時閃爍出脆弱的灰藍色眼睛。七年的仇敵、一年的床伴,Harry猛然發現自己竟然沒有過對Draco Malfoy的準確評判。
他畏縮了。他不敢去觸碰那個近在咫尺的青年,他害怕得到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答案。身後傳來那隊傲羅翻箱倒櫃搜查的聲音,那聲音在Harry聽來卻格外遙遠。
Harry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麼。他面前生死未卜的是他的敵人也是他的床伴,可比這更可怕的事情他面對過太多,卻從未有過這種深入心底的恐懼。
Harry顫抖著伸出手,小心,又緩慢,好像是在完成一個什麼儀式。
求求你,Draco。求求你。
當微弱但溫暖的氣流從指尖傳來時,Harry感覺自己全身的力氣都好像被抽走了——他捂住眼睛脫力地笑了起來,暗暗嘲笑著自己的膽怯。
Harry脫下自己的黑袍,包裹住Draco纖瘦的身體,將他打橫抱起,轉身面向已經結束了搜查的一眾傲羅。
“帶上Malfoy夫婦。”他說。
在自己對他做出定位之前,至少……要讓他呆在自己身邊。
“走吧。”
轉身,幻影移形。
十分鍾後,這棟曾被食死徒作為據點的兩層小樓、和其中食死徒的屍體一起,消逝在了爆炸的火光和巨響中。
   —TBC—

如果時間允許大概今天會發出來第三章……(如果有時間orz
因為一些原因肯定要拖拖更新辣(今天觸犯了天條被班主任罰站三天、而且下週四還要考試orz……
下章回憶就完了(((
而且非常溫柔的救世主會出現喔!!溫柔到OOC的那種!!(幹
不明白的話就要把他留在身邊說不定哪天就明白了對吧!救世主這樣想。(其實不會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