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祁同学总是提不起劲

日安、这里彧祁。

世界中心是秋瀨或和羅馬尼·阿基曼 極度過激派💥

ES/偶像梦幻祭|真白友也沉迷中💕兔团❤️
也喜欢日日树涉、朔间零和
羽风薰前辈🎶吃涉友

FGO|旧剑、幼吉尔❤️吃周迦周

全職高手|喻文州溺愛💕吃所有喻相關
主喻黃、王喻、周喻
all葉主傘修 特別說明的不逆。

阿松|❤原色松+末子❤
主十四松 我的心❤
oso右only/但能吃下oso1/14114(→141

HP|❤哈德❤拒绝对家
蛇院好极/喜歡黃金三人組

【哈德|HD】Be With You

三、

Harry覺得自己有些魂不守舍。
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分成了兩半,一半正口齒清晰、有條不紊地向還在病床上的金髮青年述說著他們搜查時的發現,理智告訴他直說要比遮遮掩掩好;而另一半茫然無措,不知道要拿對方正在一點一點失去血色的臉頰和薄唇怎麽辦。
天吶Merlin……他看起來快哭了。負罪感愈發沉重的救世主試圖挽回一點什麼,於是他小聲地說Malfoy夫婦已經被妥善安葬了,而後他很高興的看到——如果不是他的心理作用的話——金髮青年的臉色稍稍好轉了一些。
謝謝你,他聽到金髮青年哽著嗓子說,所以說你可不可以稍微出去一下我想一個人呆一會兒——
——他接下來的話、就那麽淹沒在了一個溫柔的擁抱裏。Harry並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好不好,他只是下意識地感覺眼前的人需要一個擁抱,立刻、馬上。
這個擁抱沒有他們做愛時的那種情色意味,能感到的只有撲面而來的溫暖和安全感。金髮青年微微瞪大了眼睛。
“我會保護你。”
救世主在他的耳邊輕輕地說,
“我會調查你父母的死因,不會讓魔法部那群吃乾飯的禿頭對你不利。因為我知道你什麽都沒做不是嗎,我甚至都沒在戰場上見過你。”
“聽從自己的心,Draco。做一個你認為聰明又正確的決定。”
“但是你要明白,”
“只有活下去,才會有希望。”
金髮青年嘆了口氣。他感覺內心洶湧的悲傷稍稍平息了一些,這也就有了更多的空間讓他去思考他現在的處境。
那麽,自己究竟是多久沒有被這樣擁抱過了?Draco忍不住想。父親為了取悅黑魔王一味地寄希望於自己,母親跟隨家主的腳步,為了不讓自己依賴心理太嚴重也很少像這樣親近自己。
但是、眼前的這個人,魔法世界的救世主,卻擁抱了自己——擁抱了一個食死徒。
……聰明的決定,不是很早之前就做好了嗎。
“Harry,告訴我……我的姓氏?”金髮青年輕聲問。
“……Malfoy。”
“是。”鉑金色髮的Malfoy回答:“因此對於我來說,首先、我是一個Malfoy,其次、我才是Draco。而一個合格的Malfoy,從來不會做出有損自身利益的決定。”
“……你早就應該清楚這一點。”
然後他輕輕地伸出手、回抱住了Harry。

◆◆◆◆◆

“我可不認為一個Malfoy會需要Potter的保護。”
Draco朝阻止他去往前線戰場的Harry甩出了一個無可挑剔又冷漠疏離的假笑,在對方無可奈何的嘆息中迅速投入了戰局。
Draco的加入迅速推動了鳳凰社和魔法部對殘餘食死徒勢力的清勦工作。依靠Draco所知的大量機密情報,聯軍以極快的速度攻破了食死徒的眾多據點,把後續戰爭的勝利提前了至少七個月。
戰爭的勝利意味著新生。
活下來的人們重新振作,抹去了Voldemort陰霾的天空依舊澄澈湛藍。所有人都在歡慶戰爭的勝利,都在試圖撫平長時間的戰爭所帶來的創痛,都在努力地走出陰影面對新的世界——
除去那位聲名遠揚的救世主。
Harry感覺他簡直快要被愧疚淹沒了。角度刁鑽的刀割咒毀掉了他承諾要保護的人的眼睛,醫學癒合了他的傷口、修復了他開裂的玻璃體,卻無法拂去他的傷疤、還會他的視力。
Harry想起Dumbledore死前告訴他要保護好向善之人,想起被Draco濺起的血幕激發的狂怒,想起他發出神鋒無影時的決絕,想起敵人殘破的肢體——他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他忍不住想起Ginny,那個已逝的紅髮少女,面對這樣的情形、她又會怎麽做?
求助於逝者是再愚蠢不過的行為,Harry深諳此事、可他現在卻是實在拿哭泣的Draco和自身的困境毫無辦法。
要不等他睡著了偷偷溜出去?
……可是他睡眠很淺,有一點響動都會驚醒。Harry隨即否定了自己。
天啊,他痛苦地想,這都是我的錯,我許諾了但仍沒有保護好他、而他現在在哭,我也什麽都做不了——
不合時宜的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Harry猛地看向門口,四肢如同中了石化咒一般動彈不得。
Draco倒是迅速地反應了過來,他以最快的速度施給自己一個清理一新抹去淚痕,整理好病號服,深吸了一口氣以捋順自己因哭泣而紊亂的氣息:“請進。”
一旁的Harry目瞪口呆地看著Draco行雲流水一般的動作,視線環繞病房一週,空蕩蕩的病房內沒有任何遮擋物供他躲藏。
Harry感到冷汗順著他的脊背滑下。
不、不、不、不,
他在心裏哀嚎,
該死的我怎麽就忘了可能會有人探視這一點?!
不管來者是誰都會暴露Harry的存在,而Harry也會因此被Draco記恨一輩子——
Harry絕望地看著門被緩緩推開。
Blaise Zabini的臉出現在門外。
他有些詫異地看著Harry,後者不停的朝他擺手,另一只手指指自己又指指Draco。看著救世主不明意味的手勢,Blaise嘴角漾起一絲意味不明的笑。他先是看了看病床上的Draco,又朝Harry挑起了一邊眉毛。
Harry尷尬地朝他笑了笑,但隨即長出了一口氣。如果對方是Blaise的話倒是不用怎麼擔心,因為這個Slytherin總是聰明到讓人不安。
“嘿Draco,”
Blaise轉頭慢悠悠地朝Draco踱去,揚了揚手裏的文件夾。
“你感覺怎麽樣?”
“Blaise?”Draco稍稍歪了歪頭:“還能再壞一點嗎?既然都這樣了。”
“滿足吧,至少我們活下來了不是嗎。”Blaise漫不經心地說:“兩個消息一好一壞,先聽哪個?”
“壞的。”Draco皺起眉頭。
“我就知道。”Blaise慫了慫肩:“壞的就是,我們三天之後要接受魔法部的審判……雖然我不知道有什麽好審的。有時候我都在想他們是不是選擇性裝瞎、難道他們看不到戰爭時期我們的所作所為嗎?”
哦,是的。Harry豎起耳朵聽著兩個人談話。魔法部的思維迴路總是異於常人。可是這種事怎麽會被安排給Blaise來傳達?
“……我、你,還有Pancy,我們三個。在審判之前會被沒收魔杖、還有專人監視喔。”“他們以為我們會對社會造成危害?”Draco朝他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天啊,魔法部的小寶寶們竟然認為我們三個人有能力反抗他們的傲羅大軍?再說了我這樣也根本無法使用魔法,有戰鬥力的只有兩個人嘛。”
“別急嘛,還有好消息呢。”Blaise接著說:“你不用出席那個傻蛋審判。因為他們認為你的……身體狀況並不適合出席這種場合,而且也給你安排了一個相對穩妥的監視人,他只會站在門外,並不會打擾你修養。從這一點上來看,他們的腦子偶爾也會正常一下,”Blaise頓了頓,嘴角勾起了一個諱莫如深的笑容:“至少他們安排給我和Pancy的監視人——Granger小姐,和她的小男朋友,不至於讓我們太過無聊,還允許了讓我來通知你庭審的事。”
Draco挑起一邊眉毛:“我還以為你們會打起來。”
“事實上,快了。”Blaise瞇起眼睛笑起來:“如果不是我在最後之戰裏救了Granger小姐,她的小男朋友估計看見我就得爆炸。”
Blaise Zabini、Pancy Parkinson……Harry靜靜的思索著。於戰爭結束前半年倒戈加入鳳凰社,如Draco一樣、家人為Voldemort所殺、也同樣為戰爭結束做出了不容小覷的貢獻,甚至同意執行部成員對其使用攝魂取念來證明清白,這種事全世界都知道!Harry煩躁的揉了揉頭髮,可是魔法部那群光明頂卻要想方設法的往別人頭上扣黑鍋!
“但是我相信,”重新響起的聲音拉回了Harry的思緒:“救世主會在那群老糊塗面前多為我們美言几句的——”
Blaise拉長了腔調,並回頭朝Harry綻開了一個狡黠的微笑。
“那麽,探視的時間快到了。”Blaise起身:“回見,Draco。多嘴一句,你的傷疤讓你看起來更迷人了。”
語畢、他俯身,在Draco的疤痕之上落下輕輕一吻。Harry瞪大了眼睛,他的動作凝滯了,一動不動地看著Blaise這明顯約線了的行為。他的心中突然警鈴大作,同時又有一種不知名的情緒開始醞釀起來。
“……你幹嘛?”Draco不滿的皺起了眉頭:“怎麼打了一仗你就變得膩膩歪歪的?”他揮了揮手:“趕緊走吧,我認為你現在應該在為審判做準備。”
“那些東西我早就做好了。”Blaise愉快地推開門走了出去,Harry遲疑了一下,還是壓輕腳步跟了出去。
Hermione看到一同出現的Harry,驚訝得正慾開口,卻在Blaise的一個手勢下噤了聲。
“看起來……救世主有事要問我?”Blaise皮笑肉不笑地看著Harry,從容不迫地開口問道。
“別那樣稱呼我,Zabini。”長時間沒有講話,讓Harry的聲音有些沙啞:“你剛剛的……是什麽意思?”他刻意避開了“吻”字、畢竟這個字從發音到字形都曖昧極了——而Harry不喜歡、也不想這樣。
“你認為我是什麽意思?”Blaise反問:“哦別那樣看著我們Granger小姐,我們做了那麽久戰友不可能會在病房打起來的。是吧,Potter?”
Harry皺著眉頭看著他,沒有說話。
“只是老友之間的問候而已,不用太過在意吧?更何況……你不是做過更過分的嗎?”Blaise輕佻地說。還沒等Harry反應過來,他就單方面地中止了對話:“Granger小姐,我們接下來還有手續要去辦吧?那麽,請你做好你該做的事情就夠了。祝你好運,potter。”
他轉身離去,Hermione倉促地朝Harry點了點頭,快步跟上了Blaise。
Harry凝視著他的背影,直到那身影消失在走廊盡頭。
那種莫名的情緒伴隨著不安感開始蔓延,把他的思緒搞得一團亂麻。
他朝Draco的房門最後看了一眼,轉而向電梯走去。
我該做什麽……我再清楚不過。
我想要拯救他、拯救Draco Malfoy,弄明白他到底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哦,還有、Harry狠狠地按下電梯的按鈕,我還要弄清楚Blaise那個狡猾的Slytherin到底知道什麽、到底在盤算什麼——
他刻意無視掉那迅速蔓延的未知情緒和不安的感覺,好讓自己有清晰的思維去理順思路。
這幾天只能先委屈他讓護士小姐照顧了,Harry故作輕松地想,雖然他別無選擇。

—TBC—

@Blaise你幹嘛啦壞壞XDDDD破特笨熊快跟上啦不然小龍就要被拐跑了!!!XDDD
真的要考試了TvT!!!!!!!所以會拖拖更新!!!!!!!雖然很少人看但是還是說一下吧(x
哎活了十六年最後悔的事就是高三開坑,最不後悔的事也是一入坑就把腦洞寫出來了,不然大概會後悔到死(x
發現自己廢話好多哦XDDD(好意思講
那麽最後、感謝所有看到這裏的小天使(❁´◡`❁)*✲゚*!!!!!!!(比哈特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