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祁同学总是提不起劲

日安、这里彧祁。

世界中心是秋瀨或和羅馬尼·阿基曼 極度過激派💥

ES/偶像梦幻祭|真白友也沉迷中💕兔团❤️
也喜欢日日树涉、朔间零和
羽风薰前辈🎶吃涉友

FGO|旧剑、幼吉尔❤️吃周迦周

全職高手|喻文州溺愛💕吃所有喻相關
主喻黃、王喻、周喻
all葉主傘修 特別說明的不逆。

阿松|❤原色松+末子❤
主十四松 我的心❤
oso右only/但能吃下oso1/14114(→141

HP|❤哈德❤拒绝对家
蛇院好极/喜歡黃金三人組

【哈德|HD】Be With You

※因為不會寫審判場面所以前半部分可以盡情的跳過XDDDD直接從後半部分開始也可以的_(:з」∠)_(幹
————————————
四、
平穩、低沉的男聲在鴉雀無聲的審判庭中央響起。
“——戰爭總會給人足夠的理由以美好的假象做錯誤的事。”
Harry環視一週,戰時無數次拷問和指揮所磨練出的壓迫感擠滿了審判庭的每一個角落。沒有人敢出聲、甚至不約而同的壓低了呼吸。
“就好比說,我在戰鬥中殺死了一個食死徒、這在我們看來當然沒錯甚至值得褒獎,但這歸根究底是在殺人——殺人、放到今天來看,這會是正確的事情嗎?”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誠然,他們每一個人都做過錯誤的事情。加入Voldemort的勢力、參加食死徒的會議、學習黑魔法詛咒……但他們沒有一個在戰場上殺過人或者其他的什麼、他們剛剛加入時曾主動要求過讓我們檢查他們的記憶,而我並未從中發現什麽可疑的跡象。因此,您對他們濫殺無辜、參加暴亂甚至濫用不赦咒的指控——根本就不成立。”
“而與之相反的是,”Harry揮動魔杖,幾張羊皮紙浮現在空中:“他們在來到本部後,向我們提供了這些東西。”
他用魔杖點了點那些羊皮紙,幾張羊皮紙匯成一卷向審判長的桌子飛去。
“這些是他們所提供的機密情報的一部分,有食死徒據點的詳細位置、食死徒內部的信息密碼和他們可能的行進軌跡——正是有了這些資料,我們才能在對殘餘食死徒的後續戰爭中有十分順利的進展。”
他朝指控人的席位露出了一個鄙夷的微笑,並滿意地看著對方愈發鐵青的臉色:“我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裏的那個不知所措的小孩子了——現在的我是一個經歷了戰爭並且活了下來的成年人、而這足以徹底的改變我。”
“我只有這麽多要說的,相關證據也已呈遞給審判長。”接著,他從容地走回證人席、等待審判長瀏覽完他手中的文件。
文件的放大投影在陪審團上空顯出,議論聲在原本寂靜的審判庭內顯得格外清晰。
Harry把頭靠在椅背上、百無聊賴的看著審判庭圓弧形的屋頂。
這場審判有什麽意義嗎?他想,沒有人會去想著懷疑救世主的證詞(這話自己說出來有點惡心)。如果這場審判真的輸掉、那麽無疑會激起全社會範圍的不滿——因為這意味著魔法部不相信殺死Voldemort的人的證詞,可如果沒有這個人的存在,魔法部根本無法在戰爭中獲得什麼優勢。如果讓他們自己去做、那群在經歷過戰爭的民眾眼中只知道吃納稅人的錢的光明頂估計連Voldemort的袍角都摸不到。
神秘事物司……他們還真是無愧於自己的工作範圍。Harry嗤笑了一下,如此執著於發掘自己的陰暗面、如此熱衷於無事生非——是不是戰爭結束後無事可做?
他用餘光掃過被告席,突然發現坐在最外面的Blaise正在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發現Harry眼神的Blaise並不急著躲閃、他好整以暇地眯起了眼睛,露出一個假笑,這才轉頭避開Harry的視線。
搞什麽……Harry皺起眉頭、一個兩個都那麽奇怪。Blaise先放著不說、這幾天他好像總是試圖激怒自己,這家夥的本性和斯文有禮的外表一點不相符讓Harry感覺很是煩惱。
但是比起來他,更奇怪的是Draco。
Draco……Harry心不在焉地瞄了一眼正在組織投票的審判長,然後開始在心裏描摹鉑金青年的樣子。
說起來Draco……這幾天他似乎在學習只使用魔力控制羽毛筆書寫、聽他的護士說進步神速。
但這並不是重點,Draco聰敏過人全Hogwarts都知道、所以根本沒什麽好贅述的。令Harry感到奇怪的是,今天早上Draco突然寄來了一封短信、信上只有幾個字——“加油。DM”
Harry振奮的同時感覺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
如果不是那張羊皮紙就躺在自己長袍的口袋裏,Harry真的要認為這是一場夢了——其實他做夢也沒想過那個高傲的Slytherin王子會特意寫信給自己加油(雖然只有一個單詞)。
正在Harry臉上即將浮現出笑容之際、面前的桌子突然被人狠狠地拍下。Harry一驚,抬頭對上了Hermione的視線。
“你在發什麽呆?”褐髮女巫微露慍色:“這麽多人盯著你呢——他們巴不得有個機會好讓他們借題發揮、你最近太鬆懈了,Harry。雖然說這是好事,但是你現在跟之前反差太大了……反而讓人感到擔心。”
“謝謝你的提醒,Hermione。”Harry有些不好意思地揪了揪頭髮:“最近總是會想一些事情……”他繞過了最近總是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Draco、並努力地過濾掉了Blaise投過來的略帶嘲諷意味的眼神。
褐髮女巫意味深長地看了Harry一眼、沒有再說什麼。
另一邊,審判長開始宣讀判決書。
Harry接過飛來的羊皮紙,略略掃了一眼。
二十五人反對指控,這是壓倒性的勝利。預料之中。Harry輕輕哼了一聲,繼續往下讀。
“即日起撤銷Draco Malfoy、Blaise Zabini、Pancy Parkinson被指控的所有罪名、歸還被暫時扣押的財產並恢復其社會名譽。”
“由於Draco Malfoy情節特殊,於後續戰爭中傷勢較重,審判長一席在與陪審團商議後決定由被指控方證人Harry Potter暫為照管,直至其擁有獨自生活的能力為止。”
由被指控方證人……暫為照管……
暫為……照管……
嗯……嗯……?!Harry瞪大了眼睛。
等等等等、Harry覺得自己現在的表情看起來一定像生吃了一桶蛞蝓。他無比清楚判決一旦公佈就不可能再更改,可這實在是——照顧Draco?天吶,他痛苦地想,倒不能說不願意,但是Draco說不定、不,是肯定會殺了我的——鬼知道他有多要強有多討厭別人照顧——父母不在了沒見他在別人面前露出過一次痛苦的模樣、被人懷疑也從不爭辯,因為他深入骨髓的驕傲只允許他用事實說話。
而現在,卻要讓他接受一個跟他掐了七年架、最近兩年關係才漸漸好起來的人的照顧——不管怎麽想都不可能啊?
怎麽辦?他抬頭求助地看向Hermione,後者也恰好向他看過來。
“抱歉,Harry。”褐髮女巫面帶難色:“我兩天前就已經和Pancy約好審判後去對角巷逛逛了。”
“看在Merlin的面子上……”Harry嘆了口氣:“你們究竟是什麼時候……?”
“哦Harry,”Pancy走過來朝他眨了眨眼睛:“你要知道,女孩子的友誼總是很神秘。再說了、這種事誰也幫不了你啊——”
她拽起Hermione,後者向Harry露出了一個抱歉的微笑,接著就與Pancy一起走出了神秘事物司的大門。
Harry呆滯地看著手中的羊皮紙,並深刻的感受到了人生的不可預料。他決定把早已消失不見的Blaise扔到一邊,趁這段時間好好地想想處理方法。
現在想想除了自己似乎也沒其他人能照顧他(讓別人來自己也不放心)……Harry慢吞吞地收起羊皮紙,向大門走去。
他驚異於自己中年婦女一般的思維,同時絞盡腦汁地想著接下來面對Draco時的措辭。
哦,Merllin。Harry面無表情地從魔法部電話亭裏走了出去。現在我倒是突然有點懷念整天跟Draco的那段時間了,他想。

—TBC—
H:哦這個檸檬凍芝士看起來很好吃要不要給Draco打包帶回去一個……醫院伙食應該很限制甜食吧?………………咦我剛剛出來的時候在想什麽來著?
↑已經自覺的開始履行監護人職責的破特XDDD
還有190天就要高考了好方啊((((大概更新會慢下來QAQ超抱歉但是實在是、空閑時間太少了(這邊一週只休息一個晚上、都是擠時間才能保證速度的可是最近時間越來越少了……真的很抱歉💦💦💦💦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