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祁同学总是提不起劲

日安、这里彧祁。

世界中心是秋瀨或和羅馬尼·阿基曼 極度過激派💥

ES/偶像梦幻祭|真白友也沉迷中💕兔团❤️
也喜欢日日树涉、朔间零和
羽风薰前辈🎶吃涉友

FGO|旧剑、幼吉尔❤️吃周迦周

全職高手|喻文州溺愛💕吃所有喻相關
主喻黃、王喻、周喻
all葉主傘修 特別說明的不逆。

阿松|❤原色松+末子❤
主十四松 我的心❤
oso右only/但能吃下oso1/14114(→141

HP|❤哈德❤拒绝对家
蛇院好极/喜歡黃金三人組

【哈德|HD】Be With You(五)

五、

Harry手裏拎著一塊檸檬凍芝士,慢吞吞地挪出電梯,向Draco的病房走去、卻在最後的一個拐角處,迎面碰上了——
——怎麽又是你——Harry幾乎是咬牙切齒地打量著眼前身材高挑的男子、對方卻是一臉意料之中,甚至還游刃有餘地朝Harry綻開了一個燦爛的假笑——
“好巧,Potter。”Blaise不緊不慢地說,興味十足地將視線纏繞上了Harry手中的紙盒。
巧個頭。Harry不著痕跡地將紙盒往後挪了挪,用身體擋住了它。
如果現在有人路過、肯定會好奇這種如同不同學校扛把子見面時的氣氛。他想。雖然沒差。
Harry盯著對方格子圍巾上的皺褶,乾巴巴地開口:“是啊,真的好巧,Zabini。”他刻意重讀了“真的”二字。
對方顯然注意到了他的意圖,不置可否地抿了抿嘴唇:“我想——你是來通知他——?”Blaise挑起一邊眉毛。
當然、希望你沒有跟他說什麼扭曲事實的東西。Harry嚥下了嘴邊的話,慫了慫肩:“是的,正如你所想。倒是你整天往這邊跑——”
“我只是來告知Draco我們贏了這個好消息的。”Blaise依然保持著那張在Harry看來“想要給它一拳”的笑臉。
“喔、那真是讓你費心了,Zabini。”Harry突然笑了起來:“審判後應該有一大堆要你簽字的文件吧?Zabini,如此遊手好閒的話不如去處理一下那些該處理的事情?被別人看到你有一大堆雜事要做還總是往這邊跑的話——你知道的、大家可不管那些讓人喪氣的真實情況。”他好整以暇地整了整長袍的領口,滿意地看到對方的嘴角僵了僵。
Blaise頓了那麽一兩秒,才接過Harry的話:“……我想你是對的,Potter。那麽,謝謝提醒,希望你也能盡量做到自己該做的事情。告辭。”他沒有再說什麽,朝Harry點頭致意後便快步離去。
“回見。”Harry愉快地朝他點了點頭。
感謝那一半的Slytherin,Harry瞥了眼Blaise的背影,同樣的虧我可不會吃兩次。看著對方的袍角消失在了走廊盡頭,Harry才轉過身,繼續向他的目的地走去。

◆◆◆◆

Harry看著那扇白色的木門,顯得有些緊張。
冷靜點,Harry James Potter。
這又不是Voldemort,沒什麽大不了的。他一遍一遍地告訴自己,然後深吸了一口氣,敲了敲門。
“請進。”熟悉的聲音傳來。
Harry略略猶豫了一下,便推開了那扇雕花木門。
“Draco。”
“……Harry?”Draco遲疑了一下,才試探一般叫出了來人的名字。
“是我。”Harry熟稔地拉過放置在牆邊的椅子:“給你帶了甜點。”
“嗯?喔……謝謝。”Draco顯得有些驚訝,“還以為你要跟我說審判的事情……我剛剛還想說Blaise已經跟我說過了。”
“檸檬凍芝士,給你放在櫃子上了。”Harry忽略了那個令他不快的名字:“剛剛我們在拐角的地方碰到了。他沒有對你做什麽奇怪的舉動吧……?不過……我要說的也是有關審判的事情。”
“哦是的你們應該會碰上……什麼奇怪的舉動?哦他最近總是會在走的時候吻一下我的臉、有點親昵地讓我感覺可怕……不過Pancy也會所以應該不算吧?”Draco倏地攥緊了被單:“審判……審判有什麽問題嗎?他們為難你了?”“不不不,審判沒有任何問題,非常的順利。”Harry慌忙擺手,隨後才意識到對方看不到,“呃……是另外的一件事。還有、你的短信,謝謝。”他岔開了話題。
“哎、”Draco顯然沒想到Harry會突然提起這個,:“沒、沒什麽。你看你要是輸了我們都會很麻煩的不是嗎?”他連珠炮一樣以極快的速度說,隨即轉過頭不去看Harry。Harry看到他的臉似乎紅了一下。
錯覺吧?他想。
“……我很開心。”Harry突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他使勁揉著自己的袍角,全然無視它已經變得皺皺巴巴,“那幫了我很大忙……哦我是說、你看起來恢復的不錯,讓我感覺到很安心。”他結結巴巴地說完,同時很抱歉地為對方看不到自己發燙的臉而慶幸。
Harry Potter……你在緊張什麽?Harry胡思亂想著。
“天吶,”Draco適時地嘆了口氣:“能不能跳過這個環節?我真的只是閑的慌了……哦對了你不是有事情要說?”
Harry咬了咬牙。該來的總是要來的、他告誡自己。
“判決書上還有另外的一個決定……說是、讓我來照管你直到你擁有獨自生活的能力為止。”
寂靜。
就在Harry感覺這沉默大概已經有了一個世紀那麽漫長的時候,Draco突然開口了。
“……我不認為我需要照顧。”他堅決地說:“作為一個Malfoy,我必須自立。即使是現在也是如此。”
“我知道判決一旦做出就不能更改,因此我會配合你。”Draco微微猶豫了一下:“但請你不要做出格的事情。”
“……我不認為你擁有判決書上說的獨立能力。”Harry握緊了拳頭:“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都等著看你的笑話?我會盡量幫助你快一些恢復、你就不能接受一次別人的幫助嗎?”他乾脆直接搬出了Hermione教訓他的話。
“有多少人等著看Malfoy家繼承人的落魄模樣你不清楚嗎?你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嗎?”Harry有些急切地說道:“既然判決書這樣寫了、那這就是我的義務。我不會做什麽傷害你的事情,我只會盡我所能的幫助你,僅此而已。”
“我們並肩這麽久,你還是不能相信我嗎?”
Draco迅速抬起頭,張開嘴似乎想要說什麽、但最終沒有發出聲音來。
“……對你來說……這只是義務嗎?”良久,Draco打破了沉默。
“既然判決書那麽寫了,那麽我就必須這麽做。”Harry很快答道。還可以順便有個正當的理由保護你。他偷偷的想。不管是從人還是從外界、畢竟有的人太危險了。
“那麽……”金髮青年清了清嗓子。
Harry屏住了呼吸、等待著他的最後決定。
“我拒絕。”

—TBC—
什麼你說破特和Blaise?
……就是那什麽、小學生掐架來著(比劃
不敢相信我竟然有兩天假期(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