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祁同学总是提不起劲

日安、这里彧祁。

世界中心是秋瀨或和羅馬尼·阿基曼 極度過激派💥

ES/偶像梦幻祭|真白友也沉迷中💕兔团❤️
也喜欢日日树涉、朔间零和
羽风薰前辈🎶吃涉友

FGO|旧剑、幼吉尔❤️吃周迦周

全職高手|喻文州溺愛💕吃所有喻相關
主喻黃、王喻、周喻
all葉主傘修 特別說明的不逆。

阿松|❤原色松+末子❤
主十四松 我的心❤
oso右only/但能吃下oso1/14114(→141

HP|❤哈德❤拒绝对家
蛇院好极/喜歡黃金三人組

【哈德|HD】Be With You(六)

六、

“我拒絕。”
聽到這個出乎意料卻又似乎在情理之中的回答,Harry有些急切地張開了嘴、似乎想要說些什麽,但卻沒能說出一個字。
“我剛剛說過了,我會配合魔法部的檢查,那群只想著敷衍了事的執行官並不會看出來什麼。”金髮青年接著說:“另一方面我也不認為你能照顧得了我什麽——你照顧好自己就謝天謝地了。你有整天呆在我身邊的閑時間還不如去調查調查你當初承諾我的事情。”
“喔。”Harry乾巴巴地回答:“承諾你的事情我肯定會做、可既然判決書那麽寫了……好吧我會另外找一個人代替我做些雜事。”
Harry趕在Draco開口回絕之前截住了他的話:“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你對家務魔法一竅不通。”
Draco癟了癟嘴,沒吱聲。
“還有我們要住在一起……別掏魔杖、你自己說了會幫我應付魔法部的檢查的!”Harry眼疾手快地按住了Draco往魔杖摸去的右手,“我在魔法部附近買了一棟兩層的小屋、你瞧我早上上班晚上才回家,你一整個白天都不會見到我——那麽討厭我照顧你的話我就不做、但至少要有個人給你準備三餐順便乾點家務事。比方說打擾打擾衛生什麽的?”
Draco使勁拽了兩下手,並均以失敗告終後索性不再掙扎。他沉默了一下,回答Harry:“……好,我答應你。因為我也不太想回去……還有,我可沒說過討厭你這樣的話。”
說著、他哼了一聲:“不許提問題。”
Harry在心裏長舒了一口氣、其實談話能進行到這種地步就已經很出乎他的預計了——他本以為Draco會連住在一起都拒絕。
“……我說你,”Darco有些不滿的聲音把Harry的思緒拉了回來,“你要這麽抓到什麼時候?”
Harry這才發現他還在緊緊地扣著Draco的手。他慌忙鬆開,金髮青年立刻把手收了回去。
“那、那麽就沒什麽事情了。”Harry刷地站起身,“我去辦理一下手續然後再順道處理一些事情、你叫一下護士小姐幫你收拾一下,應該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哦還有,你的房間我已經收拾好了,等下可以直接過去。”
Draco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慢吞吞地開口:“我很期待。”他頓了頓,接著說:“不包括你對房間裝飾的品味、雖然我看不見但是還是可以感覺到愚蠢的疤頭氣息的。”
“嘿,”Harry挑起一邊眉毛,“裝房子的時候是Hermione幫我參謀的!不要小看Gryffindor最聰明的人的品味好嗎?”
“就因為是Gryffindor才擔心。”Draco聳了聳肩,“我建議你快點去——馬上就到晚飯時間了,如果你在晚飯時間打擾前臺的護士她會很生氣的。”
“哦好的,”Harry有些好奇地看著Draco,“你怎麽知道她會非常生氣?”
“把你那該死的Gryffindor式好奇心收好。”他似乎有些不耐煩地回答:“別問。”
“哦、哦、好的。”Harry忍者笑、走到門前,“好好休息一下,等著我回來。還有記得把那個凍芝士吃掉。”
“好好好知道了,”Draco朝他揮了揮手,“能不能別把我當小孩子?”
Harry步伐輕快地走向電梯。
怎麼可能讓別人來照顧你?他按下樓層按鍵。你有你要調查的事,我也有我要弄清楚的事。
他走向病院前臺、以最快的速度辦完Draco的出院手續,接著從病院後的小巷子裏幻影移形去他和Hermione約定的地點。
Hermione、Pancy、Ron……好吧劃掉Ron,他想,有那麽多的人可以委託去調查Malfoy夫婦的事,可是Draco Malfoy只有一個。
——只有一個,所以不可能交給其他人。
他閉上眼睛,默唸他們約定的地點。在一陣熟悉的不適感過後,他踏上了紅磚鋪就的地面。
麻瓜區。
他拿著Hermione給他的紙條左拐右拐找到了一家其貌不揚的小咖啡店。
“一份招牌套餐、謝謝。”Harry把菜單遞給了年輕的適應生、露出了(自以為)迷人的笑容。
“省省吧救世主——”熟悉的聲音傳來、拿腔作調還帶著些許嘲諷:“你嚇著人家了。”
Pancy挽著Hermione在Harry對面坐下。
“和他一樣的就可以了,謝謝。”Pancy熟練地點單,並朝著呆若木雞的Harry露出了一個假笑。
“Hermione……?”Harry求救一般地看向褐髮女巫,後者朝他抱歉地笑了笑,“我告訴她了。不過別擔心,Pancy不會說出去的。”
“謝謝,”Pancy從適應生手中接過咖啡和點心,“這種方法也只有你能想出來。不過還挺有意思的。”
說著她笑了出來:“其實我還等著看你被Draco拒絕後會怎樣哭著來找Hermione呢——這樣倒是更有趣。哦、還有Blaise,他最近神神叨叨的我也想順便搞清楚他在想什麽。”
“我才不會哭,”Harry皺起鼻子,“Zabini?他怎麽了嗎?”
Pancy掃了他一眼,開始往杯子裏加奶,“別皺鼻子、那讓你看起來活像一隻吸血蝙蝠。”(Harry聞言立刻收住了表情)“至於Blaise,”杯中白色的牛奶旋轉著融入深咖色的液體中,“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他最近對Draco和你的關注度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他跟Draco說話時也總讓人感覺話裏有話……至於是什麽我們聽不出來、Blaise要是不想讓我們知道那就真的完全觸碰不到。”
“還有、還有,他最近去看Draco的時候總會主動去吻Draco、Draco感覺奇怪但是也會回吻他——他說是打招呼、可鬼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麽!”她拿起叉子、像是洩憤一般狠狠地戳著可憐的蘋果派,“以前那可是我的專屬!”
“也就是說,”Hermione及時開口,同時試圖拯救那個可憐的派,“Pancy目前和我們站在統一戰線——別那麽看著我、我們認識那麽多年你在想什麽我還是大概能看出來的。再加上她對你的計劃很感興趣,你也不用擔心她會跟Blaise串通一氣什麽的。”
“……能那樣最好。”Harry吞下一大口蘋果派、刻意忽視了Pancy的專屬言論,悶聲悶氣地說。
“比起這個,我有件事想要問問你,”Pancy朝Harry眨了眨眼睛,“改變聲音並不困難,隨便查一查就有一大堆方法可以選擇……關鍵是你的臉。”
“雖然說Draco看不到你的樣子,憑你當年假扮食死徒混進他們會議的演技水準、這方面應該也沒什麽好擔心的。可其他來拜訪的人卻可以看到你的臉——如果被他們看到Draco用其他的名字稱呼你,他們的反應會直接決定你計劃的成敗。”
“這正是我們今天要商量的。”Harry捏了捏眉心,“複方湯劑在戰後受限很大、不能夠隨意製作和使用。等魔法部規定的那個流程走完這個事也差不多全世界都知道了。”
“即使是以前也不能隨便使用,”Hermione更正道:“其實要我說你乾脆就不接受拜訪就好了……雖然說聽起來不太現實,可是你已經辭職了啊?”
Harry點了點頭,對面的Pancy誇張地嘆了口氣。
“那不就行了,鳳凰社和魔法部的合作事宜現在有其他人在管理,你一辭職不就等於上說沒什麽事需要再操心了嗎?”Hermione頗為嫌棄地看了一眼被Harry切得皮餡分離的蘋果派,“……唯一的麻煩是拜訪Draco的人……哦還有,我真的挺擔心你能不能照顧好他的。”
“我沒跟Draco說我辭職的事,”Harry在Hermione和Pancy懷疑的視線下顯得有些不自在,“也就是說有我們兩個都認識的人就麻煩了……別那樣看著我了最基本的家務魔法我還是做的不錯的!”
Pancy咬著下唇,目光複雜地看著Harry,“但願如此……不管是從Draco的性子來看還是從他的心態來看,他肯定是不願意接受任何幫助的,這點從小到大都沒變。那些接近他的人無一例外都有所企圖、他也不得不格外警惕,一直到現在演變成了這樣——從這點上說不定只有你能幫助他。”
她對上Harry疑惑的視線,想了想補充道:“能看出來他對你不設防,Harry。”
“喔,”Harry愣住了,“他對我凶巴巴的我還以為他到現在都不怎麽待見我。”
“那只是他在不好意思,Harry。”Hermione用一副關愛巨怪的眼神打量著對面坐著的黑髮青年,“不過別戳穿他,如果你還想把餘生好好過完的話。”
“我感覺我唯一需要擔心的是Zabini。”Harry裝作不經意的翻了個白眼,“其他還會來拜訪Draco的並且還活著的人都不是傻子。”
“我不認為他會直接拆穿你,Blaise是一個會選擇最大利益的人,出力不討好的事他不會做。”Pancy接過話頭:“你只需要注意他在抓到你的把柄以後幹什麼就行了。關於這個我也會幫忙,因為我也想知道他到底要做什麽。”
Harry咬下最後一口蘋果派,衝Pancy點了點頭。
“那就暫時這樣決定?”Hermione拍了拍手,從她的手提包裏掏出了一小卷羊皮紙卷,“這是效果最好也最簡單的變聲咒語,我從《高階咒語》上找到的——好好使用。”她愉快的朝Harry眨了眨眼睛。
“我和Hermione去吃晚餐。”Pancy起身拉起Hermione,褐髮女巫朝他揮了揮手,“不去接你的鉑金小王子嗎,Harry?”說著,她在Pancy的“不是他的”小聲嘟囔聲中咯咯地笑了起來。
沒等Harry反應過來,她們就已經手挽手離開了咖啡店。
什麼小王子……Harry苦笑著收好羊皮紙卷,隨後便買單、也離開了咖啡店。
明明就是,國王大人哎……
他看著街道上行色匆匆的路人,呵出一口白氣。
天氣越來越冷了……Harry往咖啡店後的小路走去。他慢慢地回憶著Pancy所說的話。
我對他別無所圖所以他對我不設防……他邊走邊想,他對我不設防……可是我真的對他別無所圖……嗎?
Harry直接幻影移形回到了聖芒戈。
現在最重要的是把他帶回去……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沒的、現在除了我沒人可以幫助他。
他踏上病院的大理石階梯,輕車熟路的向目的地走去。
Harry感覺有些奇怪的慌亂、那種莫名其妙的想法攪地他思緒亂七八糟。
都怪Pancy,他想,明明去找答案的時間多的是,也不用很在乎這一小會。
Harry在那扇白色的雕花木門前站定,伸出手敲了兩下、得到屋內人的應允後推門走了進去。
行李已經收拾好放在床邊、佔據了他大部分時間和思維空間的鉑金青年坐在那裏,朝他挑起眉毛、露出了一個倨傲的淺笑。
“慢死了。”
坐在那裏的青年鉑金色的髮絲似乎在散發著光芒,Harry微微瞇起了眼睛。
……不管怎樣,我已經在盡力向你的身邊奔去了啊。Harry嘆了口氣,像是被感染了一樣、也輕輕笑了起來。
“……久等了。”
他對他的小國王說。

—TBC—
帶回家啦XDDDDD
       希望小天使們不要取關我🙏🙏因為這裏要說一句抱歉了、還有180天就要高考了,再不好好努力會離自己初開始的想法越來越遠的_(:з」∠)_
實在是沒有辦法💦💦因此更新大概會格外的緩慢……估計是半月更、或者月更了orz不過不會棄坑的!!!!!啊實在是太忙碌了😭😭!!!超討厭!!!!不過高考之後日更也是可以的畢竟我那時我肯定就放飛自我了(幹
感謝看到這裏的小天使👼!!!!!!愛你們!!!(比哈特!!!!!

评论(1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