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祁同学总是提不起劲

日安、这里彧祁。

世界中心是秋瀨或和羅馬尼·阿基曼 極度過激派💥

ES/偶像梦幻祭|真白友也沉迷中💕兔团❤️
也喜欢日日树涉、朔间零和
羽风薰前辈🎶吃涉友

FGO|旧剑、幼吉尔❤️吃周迦周

全職高手|喻文州溺愛💕吃所有喻相關
主喻黃、王喻、周喻
all葉主傘修 特別說明的不逆。

阿松|❤原色松+末子❤
主十四松 我的心❤
oso右only/但能吃下oso1/14114(→141

HP|❤哈德❤拒绝对家
蛇院好极/喜歡黃金三人組

【哈德|HD】Be With You(七)

Harry意外地發覺這樣的生活沒有他想象中那般困難。
每天清晨推開窗戶呼吸第一口新鮮空氣、在肺部盈滿清新水汽的狀態下為Draco準備簡單的早餐,趁著空隙時間看一眼家務魔法書,再在Draco彷彿要殺死他一般的凶惡目光下將對方強行從被窩裏拉出來与他共享美好的(?)早間時光。
之後Harry會在Draco變著花樣的冷嘲熱諷裏愉快地走出家門,開始他作為Max Ludwig Planck的一天。
Harry仍然清楚地記得他第一天上任時的緊張感、並且仍為頭一天作為Planck與Draco見面時的詭異經歷感到心有餘悸——
“你好。”
Darco為他打開門。
“你好,”他開口,“我是Max Ludwig Planck。我想Potter先生應該跟您說起過——”
Draco沒有說話。他皱起眉头面對著Harry——現在應該說是Planck,那個表情跟Harry平時遭嫌棄時的表情如出一轍。
Harry的心裏咯噔一下。
他不會看出什麼了吧?一瞬間,Harry的心裏閃過了各種各樣的可能性。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顯然低估了Malfoy家祖傳的察言觀色的能力——我早該想到的——他痛苦地想,Draco跟我朝夕相處這麽久、他完全有可能從自己的習慣用語、自己的語調變換甚至一個細微的停頓中識破自己的偽裝。
“Malfoy先生…?”Harry歪了歪頭,試探性地發問。
“啊、抱歉。”金髮男子搖了搖頭,但眼中仍帶著懷疑的神色,“冒昧的問一下,剛剛您和Harry碰过面嗎?”
“……?”Harry猶豫著回答,“我們剛剛在外面碰了面…為什麼這樣問?”
“哦,沒什麽。”他搖了搖頭,“這些日子就要麻煩您了。”
“好的。”Harry趕緊點了點頭。
Draco沒有再追究下去,他點了點頭就轉身上樓。半分鐘之後Harry聽到了一聲熟悉的關門聲,這才舒了口氣。
詭異極了,這仍是Harry在回憶起這件事時能夠想到的唯一評價。
除了這件事,Harry的生活簡直可以用風平浪靜來形容。他只需要把午餐和時不時會來的大件包裹送到樓上,過段時間來收回餐具就可以、Draco幾乎不出門也不和Harry講話,從早到晚都坐在書桌前不知道在做什麽——有一次Harry趁著為他送去午餐偷偷瞄了一眼他書桌上攤開的書本,那上面密密麻麻的高等魔藥配方讓他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被魔藥學以及魔藥學教授壓迫的時光——那几乎让他感到窒息。於是他再也沒有試圖去研究過Draco的筆記、儘管那上面的字體總會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Harry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
“請原諒,”他故意拉長語調,“我們要吃晚飯了,你來的似乎不是時候。”
站在門外的Blaise挑起了一邊眉毛。
Slytherin是不是有一堂課專門教授怎麼挑眉?連角度都一樣很厲害哦?Harry有些不滿地撇了Blaise一眼。
“請原諒——”Blaise朝他扁了扁嘴,“你的聲音聽起來不錯。還有,我認為去拜訪誰应该是由我自己来决定?”
“Planck先生?”後面傳來了Draco疑惑的聲線:“有誰過來了嗎?”
Harry有些懊喪地嘆了口氣,他一邊比了個粗魯的手勢作為對Blaise饒有興趣目光的迴應,一遍無奈地轉過身,“是您的朋友——Zabini先生。晚飯已經準備好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辛苦了。”Draco有些不確定地朝他綻開了一個微笑——Harry不確定那是不是一個微笑、他感覺臉上有些發燒,匆匆拿起衣帽架上的圍巾就朝門走去。
經過Blaise身邊時他沒有抬頭、反倒是對方主動拉住了他。“辛苦了。”Blaise微微俯下身、他把手隨意的搭上Harry的肩膀,笑著湊近、壓低了聲音,“…Planck先生?”
Harry挥开他的手、大跨步走出門。
Zabini來幹嘛?他憤憤地踢了一腳路邊的垃圾箱、並被路過的老奶奶瞪了一眼。
哦天啊,他不會對Draco怎麽樣吧?不會對他做什麽吧?Harry胡思亂想著在家門口踱來踱去,直到一個女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你在這發什麽顛?”Harry回頭,Pancy正挽著Hermione,像觀賞神經病一樣上下打量著他。
“哦Pancy,”Harry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注意到了這一點的Pancy和Hermione不約而同地退後了一部),“Zabini,是Zabini,我擔心他會——”
“如果你找Blaise有事的話,”Hermione用古怪的眼神看著Harry,“他現在就在你身後。”
Harry猛地轉頭,正對上Blaise充滿讽刺意味的笑臉。
“Potter,”他開口,“讓我想想,他叫你什麽來著?Planck先生?看來我們偉大的救世主的間諜遊戲還沒有玩夠、需要让所有人来配合你?”
“這與你無關,Zabini。”Harry瞇起眼睛,“只有這樣我才能照顧好他。”
“不過,我到是感覺,”Blaise興致勃勃地看著他,“…你再這樣下去,就會失去重要的東西了哦。”
“嘿小姐們,晚上好。”他向Pancy和Hermione走去,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轉身面向Harry,“Draco可不是會被欺瞞的人哦。”
“…你什麽意思?”Harry有些疑惑地看著他。
“自由發揮你的想象力咯,”Blaise耸了耸肩,“順便說一句,你的迟钝程度還是一如既往的感人。”
“隨你怎麽說。”Harry潦草地向女孩兒們揮了揮手便走上通向家門的小徑、幾乎是有些急切地敲響了門。
“歡迎回來…”Draco探出頭,“餓了嗎?今天Planck先生好像做了中式料理喔。”
Harry的滿腹憂慮一下子被塞回了肚子裏。
“…有點吧。等一下可以嗎?我有事情問你。”聞言,Draco有些疑惑地回過了頭。“就是那個,剛剛,Zabini來幹什麽?”
“啊,原來你碰到他了啊。”Draco歪頭、把食指抵上下巴,“也沒什麽啦,就是邀請我週末去參加一個學術討論會。”
“學術討論會?”
“魔藥學。”Draco很快地回答,“我本以為你會先誇獎我剛剛的表情很可愛。”他有些不滿似的撇了撇嘴。
Harry看著他在似乎要融化在廚房暖色燈光下的金髮,笑了出來,“好好好,”他帶著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你最可愛你最可愛。我記得你之前不是說過可愛不是用來形容男孩子的嗎?”
“哦,你說那個?”Draco回頭、得意地看了Harry一眼,“除了我。”
沒什麽不對的,這還是Draco。Harry為自己莫名其妙的驚慌感到疑惑——在看到Blaise和Draco單獨相處時,一陣又一陣的擔憂幾乎佔據了他的內心、擾亂了他的思維,讓他幾乎無法思考。
他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
Harry看著正在認真的試圖使用漂浮咒一次性移動兩人份飯菜的Draco,廚房的燈光在他身上映照出淡淡的光暈。
就先這樣吧,他想。總會有答案的。
總會有答案的。

   —TBC—
   時隔一個多月我來更新了…(打  謝謝小天使們還沒有取關我Q Q👼
   高三實在是太忙了很對不起大家Q Q!!!!!!輕點打最好不要打臉(幹
   在這裏祝大家新年快樂啦🌟🌟🌟!!!!!!!!!!
   为了最愛的鰻鰻抓緊肝完啦🌟
  Max Planck來自高中物理書,不要看書上的照片!!!!因為他真的很帥啦!!!!!!(幹
   嗯…因為放假時間只有幾天所以不確定下次更新是什麽時候Q Q還是希望小天使們不要取關我啦23333333(xx
謝謝看到這裏的每一個人!!!!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