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祁同学总是提不起劲

日安、这里彧祁。

世界中心是秋瀨或和羅馬尼·阿基曼 極度過激派💥

ES/偶像梦幻祭|真白友也沉迷中💕兔团❤️
也喜欢日日树涉、朔间零和
羽风薰前辈🎶吃涉友

FGO|旧剑、幼吉尔❤️吃周迦周

全職高手|喻文州溺愛💕吃所有喻相關
主喻黃、王喻、周喻
all葉主傘修 特別說明的不逆。

阿松|❤原色松+末子❤
主十四松 我的心❤
oso右only/但能吃下oso1/14114(→141

HP|❤哈德❤拒绝对家
蛇院好极/喜歡黃金三人組

【哈德|HD】Under Stars

▲給鰻鰻的情人節禮物,非常趕只用了一天(。

▲6000+大概,OOC有,太急了所以發現BUG請溫柔地抽打我(幹

————————————
“我拒絕。”

Draco勉強抑制住內心泛出的些微反感和抵觸,朝站在天文塔頂樓邊緣的人瞇起了眼睛、露出了一個近乎于譏諷的微笑。他佯裝鎮定地整了整自己的長袍,盡力掩蓋自己有些凌亂的步伐、朝著樓梯口走去。

在關上門之前、他順著眼角瞥了仍呆立在原地的Harry一眼。

他愣了一下、隨即快步走下台階。

……倒映在那雙墨綠瞳孔中的、只有自己的影子。

“……你什麽時候那麽用功了,Potter?”

Harry轉頭,看著靠在門邊的Draco。

他沒有看向Harry——這點Harry能理解,畢竟他們不久前還扮演著彼此的敵人這個微妙的角色。

他顯然有些不知所措——一隻手捏著一張羊皮紙(如果Harry沒看錯的話那應該是今天的佔星課作業),另一隻手神經兮兮地不停地把玩著羽毛筆上的羽毛。

Harry長舒了一口氣,朝他挤了挤眼睛,並主動向他伸出了手,“其實我一直都挺用功的。還有,做作業的話,來這邊吧?”

Draco遲疑了一下、但仍朝他走了過去。Harry很滿意的看到他放鬆了下來。

他挨著Harry坐了下來,動作熟稔的如同彼此是許多年的老友一般。這讓Harry想起他們似乎已經沒有什麽理由相互仇視了——Vodemorte已經死去、自己又在戰後的審判中為Malfoy一家做了大量的无罪辩护,到了最後——雖然他說的不怎麽清楚還彆彆扭扭的、但自己好歹是得到了認識Draco那麽多年以來的第一句謝謝。

Harry抓了抓頭髮,“說起來佔星課的作業,”他有點不好意思地開口,“你寫了嗎?老實說我不太擅長這個……”

伸出手擺弄望遠鏡的Draco愣了一下,“還有一個水星運行軌道分析沒寫……你要看看嗎?”

“……如果你不介意讓我參考參考的話。”

Draco突然看向Harry。

Harry有些驚訝地看到他幾乎是不受控制地笑了起來。接著他自己也笑了。

“當然,”他笑著說:“等等等等,魔法界的救世主大人這是準備抄作業嗎?你的粉絲們不會哭嗎?”

“得了吧,”Harry伸手拍了對方一下,而對方笑著躲開了,“嘿Draco,我是真的不擅長這門!”

“其實我知道。”金髮的Slytherin突然一臉嚴肅,“不然你是怎麽從教授那裏得到了根本不存在的評級的?”

“哦拜託,別提那個啦。”Harry捂住臉哀嚎,趁機一把抽過了對方的作業。Draco有些氣惱的把書朝他扔了過去,並大聲譴責救世主先生試圖抄襲可憐同學作業的行徑。

他們互相瞪視了一會,然後突然大笑起來。

……是錯覺嗎?Harry眨了眨眼睛。今晚的星光似乎比往日要明亮。

那光芒把Draco的金髮映成了銀色、在他的身側抹開了一層淡淡的光暈。

Harry用餘光偷偷打量著他。

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磨磨蹭蹭地寫著佔星課的作業。

最後他們在塔底互道晚安,在心底保留了這次秘密會面。

這可以算是他們頭一次正兒八經的心平氣和、甚至可以說是愉快的相處。而幸運的是,他們心照不宣地認為這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這之後他們經常在天文塔碰面。

一起做佔星課的作業、分享看起來不怎麼樣但卻意外的很好吃的零食、而更多的時候是一起看星星——Harry發現Draco對星星有著超乎尋常的熱愛,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閉著眼睛都能指出來哪顆星在哪個位置”的程度。

他們有時會一語不發地坐在塔頂看星星,有一次甚至不小心睡著在天文塔躺了一夜;有時Harry會聽Draco滔滔不絕的講述行星的運行規矩和他的一些天馬行空的猜想,這是他的手總會配合着他的話語比劃著軌道的樣子、他也會兩眼發光地看著缀满星星的夜空。

那時他的眼睛裏只有閃爍著的星星們。

Harry的眼睛裏只有他。

Harry意識到自己喜歡上了Draco——從來沒有人帶給過他Draco帶給他的感覺,那種無所顧忌、那種自由那種愉快,全部都依賴著Draco他才得以體驗。他喜歡聽他談天說地、喜歡和他並排躺著看星星直到進入夢鄉。他天真的以為這樣的關係可以維持下去、甚至有可能更進一步,直到——

“我拒絕。”

和Draco帶著輕蔑的眼神。

“哦Harry你大可振作一點。”Hermione有些不耐煩地拿手裏的書拍了拍Harry的肩膀。“我可不認為你完全沒機會了。”

“哦是嗎……等等你怎麽知道?”Harry抬起頭疑惑地問。

“說實話的,”Hermione更加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誰都能看出來的好嗎?四年級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比起來這個我更驚訝於你竟然剛剛意識到。”

“等等等等,”Harry慌忙打斷Hermione,“你剛剛說四年級?那時候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是的四年級,”她飛快地回答:“Ron你還麽有明白嗎天吶……我該說你們兩個真是遲鈍到一塊去了還是什麽?比起來糾結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的還不如先好好想想到底怎麽做才好。你至少要先和Draco說上話。”

“不用你說我也在想啦……”Harry沮喪地擺了擺手,“可我感覺我已經徹底搞砸了。”

在他莽莽撞撞頭腦一熱向Draco表明心意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月。

這一個月內他們的關係彷彿回到了從前。不、比從前還要糟糕——Harry幾乎沒有與Draco見面的機會,或者說,即使見了面也只會被對方徹底無視,Harry得到的通常只是一個步履匆匆的背影。

糟透了。Harry煩躁的用羽毛筆點著桌面。

“Harry,”Hermione嘆了口氣,“你怎麽那麽不開竅?行動,行動勝於一切。什麽都不做就什麽都不會改變,他拒絕你就用他無法拒絕的方式去做。而且在Draco有了正經的戀人之前你追他完全符合道德規範,Hogwarts不會因此而開除你的。”

她欣慰地看著陷入沉思的Harry,用手肘搗了搗自然沉浸在震驚之中的Ron,湊到了他的耳邊。

“回神了Ron,我們有事要做了。”她壓低了聲音,“根據往常的經驗判斷,Harry一旦有了明確目標,那麽我們有必要幫他一把。”她朝Ron笑了起來,並忽略了Ron漸漸變得有些驚恐的表情。

救世主突然在某一天開始給Slytherin的級長寫信而後者毫無迴應這回事,在這三個星期內已經從Hogwarts現住民茶餘飯後的八卦趴的主要話題聊聊變成了大家見怪不怪的日常行徑。

人們已經習慣了每天都會飛過Slytherin長桌投擲信件給他們級長先生的白色貓頭鷹,也見證了級長先生的態度從不耐煩地把信扔給旁邊的Zabini轉変到了更不耐煩的把信疊好收進自己的口袋。雖然對於這兩個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麽感到好奇,但人們對此的討論已經不似初開始那般激烈。

可前人的經驗告訴我們,習慣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這本應是一個如往日一般寧靜的早晨。

今天的貓頭鷹似乎晚了點,而遲到的貓頭鷹扔下的紅色信封成為了打破寧靜早晨的罪魁禍首——是吼叫信——人們很快反應過來,並注視著它準確的降落在級長先生面前。

可憐的級長先生顯然完全沒有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麽——而紅色的信封已經自己打開、吼出了第一句話。

“Draco!!”

人們立刻認出了救世主先生辨識度很高的聲音,並紛紛交換著彼此都心照不宣的笑容。

級長先生被嚇了一跳,手裏的牛角包掉進了碟子裏。但他很快穩住了自己、在瞪視一圈嚇退了好奇的往這邊張望的人後試圖抓住那封信讓它閉嘴,而後者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在躲過了Draco的襲擊後仍嚴格地執行著自己的任務。

“哦Draco,”吼叫信源源不斷地製造著震耳欲聾的聲音,“為什麼你是Draco?*”

“你是該死的那麽迷人而這又恰好該死的深深地吸引著我——我愛你勝過一切!”

一瞬間、禮堂安靜了下來。

“我會讓你明白我到底有多麽的愛著你!”

“我是一名巫師而我不會操舟使舵——但假使你在那遼遠遼遠的海灣,我也會冒著風浪,去尋訪你這顆珍寶——!*”

紅色的信封自動撕成了碎片。

禮堂一片死寂。

人們凝視著連耳根都開始泛紅的級長先生,又不約而同的看向瞪大了眼睛、顯得一臉茫然的救世主先生。

Draco緊緊地咬住下嘴唇、狠狠地瞪了一眼仍坐在Gryffindore席位的Harry。對方裝作若無其事的表情無疑激怒了他——誰都能聽出來那是你的聲音!他抓起放在一旁的課本頭也不回地衝向禮堂大門、又想起了什麼似的停住了腳步。

“Harry Potter!”他的聲音因為羞恥和憤怒交織而變了調。他並沒有回頭,盡力平穩自己的呼吸、身體不住的顫抖著,“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好好談一談。”

他大跨步衝出禮堂。

“Draco……!”Harry急忙起身試圖追上已經走遠的Draco、在禮堂門口與Ron和Hermione擦肩而過時也沒顧得上打個招呼。

Ron和Hermione看起來並不介意,他們目送一前一後的兩個人走遠。Ron嘆了口氣。

Hermione好整以暇地拍了拍Ron、對禮堂內的人們綻開了燦爛的笑容。“我錯過什麽了嗎?”她愉快地說。

這個問句立刻起到了導火索的作用——人們後知後覺的尖叫起來、以極快的速度交換著各自所掌握的情報,同時瘋狂地敲擊著自己的餐具、甚至有人跳上桌子帶領周圍的人互相歡呼——沒錯沒錯沒錯,那封吼叫信的措辭著實浮誇了點、就像是打好的稿子一樣,可誰管得了那麽多呢!

Hermione悠閒地繞過狂歡的人群,在桌邊坐下開始享用她的早餐。Ron挨著她坐下,又嘆了一口氣。

搞什麽搞什麽搞什麽搞什麽?!Harry Potter那個混蛋搞什麽?!……天吶一想起來我還想念過他就覺得自己蠢到家了……!

Draco在走廊上飛快地走著。

他的腦海中浮現出剛剛Harry茫然的表情。裝!還裝還裝還裝還裝!這個不知好歹的混蛋!

他噔噔噔噔幾步跨過台階,在一個相對隱秘的角落站定。

確實,他不在的時候自己確實想過他、自己一個人在天文塔的時候也會寂寞、他給自己的信也會看上好幾遍……可就是拉不下臉和他見面和他講話。

Draco冷笑著看向隨後而來的Harry。很好。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現在都可以省掉了。

Harry急切地開口:“Draco那絕對不是……”

“不是什麽?!”Draco皺起眉頭。還裝!他大為火光地瞪著對方,“不是你做的是誰做的?成為全校人笑柄你很開心是嗎?聲音那麽明顯你當人傻啊?”

Harry慌忙擺手,“可這真的不是我!”

可以,看自己生氣了就急著撇清關係?Draco前跨一步、用力抓住了Harry的衣領。他顧不上正在發燒的臉頰、死死地盯住那雙墨綠色的瞳仁。

“耍別人也有個度。”他一字一頓地說,“不是你是誰?這樣耍別人讓你感覺很爽還是怎麽著?還是說玩玩你的死對頭讓你倍有成就感啊救世主大人?!”

“……你覺得我是在耍你?”Harry的聲音突然沉穩了下來。“我沒有。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耍你。我也不知道那封吼叫信出自誰手,但那說的很對。我喜歡你,也會讓你看清楚我不是在開玩笑。”

Harry直直地望進Draco的眼睛。

“我確確實實的喜歡著你,從四年級就開始了。當然在那之前我確實是挺討厭你的——”Harry看著他、幾乎沒有遲疑地說道:“只是我以前並不了解自己的想法而那時佔據了我大部分思緒的是關於Voldemort的事。但在與你相處的過程中我逐漸意識到了我真正的想法,而既然已經意識到了,我也不打算放棄。”

Draco的眼神躲閃了一下、但很快又迎了上去。他們瞪視著對方、不肯退讓分毫。

“我會證明我自己。我喜歡你,這並不是謊言。”

綠色的瞳孔中溢滿堅定。

……他沒在開玩笑。看著那雙眼睛、Draco突然意識到。他確實沒有在開玩笑。

Harry沒有說謊。他想。那你呢?你自己又在借著自己的憤怒掩蓋什麽呢?不過就是在害怕……

一陣拿腔拿調的咳嗽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迅速鬆開了Harry的領口,不自然地拍了拍袖子、把臉別到一邊。

Hermione站在台階下面,身後跟著一隊兩眼發光的一年級學生。她無辜地瞪大眼睛,朝他們笑了笑,“很抱歉打擾你們。”“我們沒有……”Draco試圖解釋、被Hermione一個不滿的眼神堵了回去,別過頭嘟嘟囔囔著什麼。

Hermione很滿意地看著安靜下來的Draco,接下去說:“校規第十一條明確規定禁止學生私斗。即使同屬Gryffindore違反校規也要受到懲罰。而我是級長,有扣分的權利。”她掃了一眼Harry,後者正滿臉尷尬地整理著襯衫。“另外我現在要帶一年級學生去上課能麻煩讓讓嗎?你們擋住密道入口了——我是說,你們可以等我們走了再繼續。”

“Hermione!”Harry和Draco異口同聲地阻止了女巫繼續說下去。Harry趕緊拽著Draco讓到了一邊。

Hermione聳了聳肩,對著他們身後的牆壁念出口令,便側身讓一年級的學生通過。接著她轉頭,朝Harry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個諱莫如深的笑容。

Hermione從容不迫地走入密道,入口在她背後合攏。Draco顯得有些煩躁、他把襯衫袖子挽了起來、看起來還想說些什麽,卻被從外部傳來的喧譁聲打斷——Harry發誓他聽到了他和Draco的名字夾雜在了人們一陣又一陣的尖叫聲中。

早餐時間結束了,很快就會有人上來。Harry看向Draco,而後者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他甩給了Harry一記凶狠的眼刀、壓低了聲音,“週六老時間天文塔,遲到你就死定了。”

Harry點頭應允。

“瞧吧Harry,我說什麼來著?”Hermione大力拍了一把Harry的後背,Ron則一反往常地沉默著。

他敷衍著點頭表示贊同,同時往嘴裏塞了一大塊蘋果餡餅。

Hermione說的沒錯,他想,Draco沒有直接扔給我一個索命咒證明我還有機會。

他本來還為有人偷換了他的信件而感到怒火中燒,可現在看來沒有這個惡作劇就不會有這個和Draco好好談談的機會,如此想來他也不準備追究下去。

比較難熬的就是幾乎與他碰面的每一個人都會用曖昧的眼神打量他——這給了Harry一種他成為了變形課上施咒白鼠的感覺。但出乎意料的是幾乎沒有人反對他的決定——雖然他們大部分都是本著看熱鬧的心態、但這至少也讓Harry感到了一點點安慰。

等著瞧吧,Harry躊躇滿志地想。

週六。

Harry提前了三十分鐘到達天文塔、卻發現Draco已經等在了那裏。

“剛到。”Draco看到Harry顯得有點吃驚,他擺了擺手,“早點也好可以早點結束。”

“那麽就麻煩你,”他抓緊了塔頂邊緣的護欄、背對著Harry,看不清表情。“給我好好解釋一下你究竟在想什麽,以及、你究竟想要做些什麽?——哦,包括那封吼叫信。”

他轉過身、正視著Harry。

這幾天他也想了很多。關於自己,關於Harry,關於他們共同經歷的一切。

從十一歲入學開始就站到了彼此的對立面,永遠拉不下面子跟對方好好講話,於是每次碰面都變成了唇槍舌劍、冷嘲熱諷,;之後黑魔王復活,他們之間的溝壑進一步加深——Draco只能從周圍大人的隻言片語中得到關於Harry的碎片信息。而他也沒有辦法對Harry徹底狠心,作為一個不合格的食死徒他遭遇了無數非議、但在熬過這些之後他得到了Harry的無罪辯護和一個微笑——轉折的開始,之後他們見面時也不會再互相譏諷,但也從沒有過稍微親近一些的對話。直到他們在天文塔偶然碰到,他們第一次如此和平地相處了幾個小時沒有打起來——這讓Draco感到無比的欣喜。因為這意味著他們的關係還有進一步的可能。他們沒有約定過什麼、但也從不會有人爽約。Harry是Draco的第一位聽眾,比起來聽了兩句就睡著的Crab好到沒邊;他也是第一個發現Draco休日喜歡整天呆在天文塔的人;也是Harry第一個主動與之交心的,朋友。

他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所以當他聽到Harry的告白時,首先感到了讓他自己都感到羞恥的欣喜若狂——而冷靜下來之後,他的警戒心提醒他這可能是一句謊言,而他自己在經歷過戰爭後脆弱繃緊的心臟也經不起什麽了——只是維持著強大的表象就已經幾乎耗盡了他的精力。於是他逃走了——而Harry似乎並沒有放棄。不、不只是“沒有放棄”的程度。他一直在為了與自己說上話而努力,而自己又因為拉不下臉和難以啟齒的膽怯一直躲著他——吼叫信提供了一個近乎完美的契機。

Harry在努力的證明自己、而我呢?他毫不怯懦地面對了自己的心、他也毫不猶豫地把它說給我聽把它證明給我看——而我在害怕什麽呢?

Harry有些緊張地看著低頭不語的Draco。

他把那些窩在心裏很久的話一口氣說了出來,而Draco卻久久沒有表態。

就在他的腦內閃過各種可怕的可能性時、Draco突然開口了。

他問:“……你說你經常來天文塔堵我、去圖書舘偷偷地借我看過的書、一起上課的時候還會把原本坐在我後面位置的人趕跑、還找Blaise和Pancy透露我的消息給你?”

“哦、”Harry怔了怔,“是的……”

Draco仍低著頭、但他笑了起來,“……你怎麽這麽蠢、一般人會說這個嗎?”

“可是我覺得最好都給你說一下所以……”Harry有些窘迫地抓了一把頭髮。

“那你要怎麼補償我?”Draco接著說,“補償我為了躲開你而放棄的天文塔和圖書舘之夜?補償我在聯合課上因為你而犯下的低級錯誤?補償我因為你不在而無聊到令人髮指的休息日?這害得我甚至不得不在休息室裏和那群低年級學生玩霹靂爆炸!”

“哦……”Harry沒想到Draco會這樣問、他有些發懵,“那我應該做什麼……?”

“天吶,”Draco翻了個白眼,“我都說到這種程度了……”他突然有些坑巴、臉也跟著燒了起來,“你為什麽還不明白?”

Harry愣了幾秒、而後露出了一副突然醒悟過來一般的表情。

他看著Draco,漸漸地微笑起來。他的聲音也跟著參雜進了愉快的語調:“如果你是說……”

“好了停停停,”Draco一下子漲紅了臉,“就是那個如果所以你能不能別再說下去了?”

“Draco,”Harry拉住對方、並緊緊地扣進懷中。“我愛你。”

“……天吶我知道了所以別說了!”Draco幾乎聽到了自己的心臟砰砰亂跳的聲音——他認定那是因為晚餐吃下的魚在他的身體裏游泳的緣故,而絕不是因為他正回抱住Harry、任憑對方的氣息把他淹沒的緣故。

他感到Harry的手指輕輕地穿梭在他的髮絲間——對方輕柔地支撐住他,像是試探一般地湊近。

所以才說你蠢哪有一開始就做這個的——他閉上了眼睛。

今天的天氣不太好、星光比平日暗淡許多。

沒關係,他想。

……因為這個吻,才是他眼下最為中意的。

—Fin—

*改寫自莎士比亞《羅密歐與朱麗葉》,好了我想你們應該都明白這段話出自誰手了……(。

最後祝大家情人節快樂✨✨那麽我跟鰻鰻過日子去了下月見!(×

评论(6)

热度(102)

  1. E家小荳蔻彧祁同学总是提不起劲 转载了此文字